当前位置:首页>文章中心>老龄新闻>泛海系高管“上位”!亚太财险迎人事变动:任职4年后,蒲海成卸任总裁;股权被质押或冻结,4家股东无一幸免

泛海系高管“上位”!亚太财险迎人事变动:任职4年后,蒲海成卸任总裁;股权被质押或冻结,4家股东无一幸免

日期: 2022-11-02 点击次数:173

需要引起重视的是,亚太财险的所有股东所持股权均被质押或冻结高参君


任职近4年后,蒲海成卸任了亚太财险总裁一职。


近日,亚太财险发布公告称,同意蒲海成卸任公司总裁职务,并由于海波担任公司临时负责人,履行总裁职责。


对于总裁变更的原因以及对公司经营层面的影响,亚太财险相关负责人向记者表示:“蒲海成先生因个人原因卸任总裁职位,是正常的人事变动,目前蒲海成先生离任已获得董事会批准,公司感谢蒲海成先生任职期间做出的贡献。高管变更属于企业正常现象,不影响公司正常经营。”



泛海系高管“上位”


据了解,蒲海成1967年出生于甘肃,曾在《保险研究》任高级编审,拥有较为丰富的保险从业经历,曾历任天安保险公司多项职务及中煤财险总经理等职。于2018年7月起任职亚太财险总裁,负责公司日常经营管理工作。


而此次接替蒲海成担任公司临时负责人并履行总裁职责的于海波,则是泛海系派驻的高管。其出生于1974年11月,2016年,时任泛海控股房地产开发集团总部资产财务部总经理的于海波空降亚太财险,任公司助理总裁,分管投资。2018年5月任任亚太财险财务总监,2018年6月起任职亚太财险首席投资官,2019年12月起任副总裁,负责公司财务、投资工作。分管资产管理中心、财务管理部和办公室。


“目前于海波先生作为临时负责人,已履行总裁职责。”亚太财险相关负责人向本报记者表示,于海波任职后将带领公司坚持“稳健经营、创新发展”的经营理念,秉承“保障社会民生 护航美好生活”的亚太使命,以客户需求为导向,推动企业持续向好发展。


资料显示,亚太财险的前身为1982年在深圳设立的香港民安保险有限公司深圳分公司,2005年获准改建为全国性综合财产保险公司,即民安保险(中国)有限公司,2011年,经原保监会批准,海航资本控股有限公司等多家公司联合受让公司100%股权,并更名为民安财产保险有限公司。2015年11月,新华联联合泛海等公司一同拿下民安财险100%股权,成为民安财险新的控股股东,次年1月便正式更名为亚太财险。


更名之后,亚太财险的业绩也迎来转机。2016年在亏损4.47亿元后,就进入了盈利通道,2017年-2020年该公司分别盈利0.14亿元、0.34亿元、0.43亿元、0.61亿元。但2021年亚太财险由盈转亏,净利润为-4.96亿元。


对于去年业绩亏损的原因,亚太财险相关负责人告诉本报记者:“2021年车险综改后,消费者获益显著增加,承保利润率由往年盈利到今年出现亏损现象是行业现象,并非公司运营管理问题。2021年,亚太财险快速理赔河南暴雨灾害及多起近亿元理赔案,有一定业绩波动是正常情况,目前转型已经见效,未来将不断调整发展策略和业务结构,提升风控水平,改善经营状况。”



股东股权被质押或冻结


需要引起重视的是,亚太财险的所有股东所持股权均被质押或冻结。


目前,亚太财险共有4家股东,武汉中央商务区、民生信托(暂未取得监管批复)、亿利资源集团有限公司、重庆三峡果业集团有限公司,持股比例依次为51%、20%、15%、14%。其中,武汉中央商务区所持股权被质押、部分被冻结;民生信托所持股权处于部分冻结状态;亿利集团所持股权被质押;重庆三峡果业集团所持股权也被冻结。


清华大学五道口金融学院中国保险与养老金研究中心研究总监朱俊生曾向告诉本报记者,股权质押本是一个正常的商业行为,一般而言,国有保险公司的股权质押相对较少,而民营保险公司的股权质押更普遍,因为民营企业融资渠道相对较窄,保险公司股权是质量相对较高的押品,融资比率比较高,质押融资是很多企业的选择。但如果个别股东有过于激进的质押融资行为,会加大自身流动性风险,进而危及险企股权结构。


“股权质押对股东没有多少风险。要看股东的还债能力和债权人的资质,如果到了债权人要执行股权质押之时,保险公司的股东可能会非正常的变更或者无法变更而搁置,影响公司稳定。”中国社科院保险与经济发展研究中心副主任王向楠曾说道。


不过,亚太财险相关负责人向本报记者表示:“公司控股股东所持公司股份被司法冻结事项不会对公司的生产经营产生直接影响。”


大股东的偿债压力


值得一提的是,亚太财险第一大股东武汉中央商务区是泛海控股旗下控股子公司。2017年3月16日-17日泛海控股曾在银行间债券市场发行2017年度第一期中期票据(下称“17泛海MTN001”);发行金额人民币14亿元,期限3+2年,发行时票面利率为6.49%。2020年3月20日投资者行使回售选择权,回售总金额8.6亿元,存续金额5.4亿元,同时发行人行使上调票面利率选择权,当前票面利率7.5%。


根据2021年11月4日发布公告称,“17泛海MTN001”回售本金面额5.4亿元,回售本金兑付金额5.454亿元,发行人应付本息金额共计5.74亿元,回售部分债券本息兑付日为2021年12月1日。但截至2021年12月1日日终,泛海控股未能按照约定筹措足额偿付资金并划至托管机构,构成实质违约。


而亚太财险正持有“17泛海MTN001”,本息合计约3.19亿元,且未能于2021年12月1日如期兑付本息。


亚太财险在偿付能力报告中表示:“基于财务审慎原则,该事件发生后,我司对相关债券产品计提了减值准备,并测算该事件对总公司偿付能力及流动性等方面的影响。经测算与评估,本次风险事件对我司偿付能力、流动性及资产负债量化管理的影响均在可控范围内。”


作为上述两期债券的主承销商,北京银行及中信建投曾在去年12月15日组织召开“第二次债券持有人会议”,商议后续处置事宜。该会议表决通过了两项议案:一是关于要求泛海控股及时履行信息披露义务的议案;二是关于要求泛海控股披露“17泛海MTN001”偿债计划的议案。随后泛海控股同意了及时履行信息披露义务;另外,也提出了偿债方案,具体为“17泛海MTN001”应付利息及本金由2021年12月1日展期至2022年12月1日,展期期间利息按照7.5%/年(一年按365日计)计算”。接下来,泛海控股将如何化解偿债危机,受到外界高度关注。


记者:吴敏

来源:华夏时报


列表标题